政策追踪:看齐传统金融,强化反垄断监管。20 年 Q4 以来,围绕完善金融科技监管框架这一主线,监管部门发布多项暂行办法和相关规定,从政策内容来看,主要集中在 3 个方面:1)细化各业务监管要求,实行统一监管。银保监会明确“依法将金融活动全面纳入监管,对同类业务、同类主体一视同仁”,围绕这一政策基调,监管部门在互联网贷款、支付、线上保险、线上理财等各类业务上不断补位,细化管理要求。2)出台金控管理办法等框架型监管要求,约束资本无序扩张。《金控准入管理规定》

  和《金控监督管理试行办法》落地,聚焦防范非金融企业的无序、盲目扩张。3)强化大型科技平台的反垄断监管,《平台经济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出台,明确《反垄断法》的基本制度、规制原则和分析框架适用于互联网平台领域,对大型科技平台企业的反垄断监管全面趋严。

  政策影响:短期带来调整压力,长期利于规范发展。我们认为从严监管给金融科技带来的影响主要体现在:1)短期带来业务调整压力,考虑到行业业务发展对于监管要求的高度敏感性,相关规定、管理办法的落地给行业带来业务模式的整改压力和业务规模的压降压力。以互联网贷款为例,《网络小贷暂行办法》要求联合贷款模式的出资比例不能低于 30%,而现有的业务模式下,互联网平台或小贷公司的实际出资比例远低于 30%。2)反垄断监管的强化,限制巨头扩张速度。过去互联网巨头凭借资本优势通过跨界并购扩大生态场景布局,随着反垄断监管力度不断加强,未来互联网头部平台扩张速度一定程度上放缓。3)中长期看,利于行业规范化发展。过去行业的粗放式发展掩盖了部分风险,随着监管体系的不断完善,行业的经营将更加规范,而考虑到国内居民生活和产业端加快数字化转型,当前国内居民的线上金融服务渗透率仍然不高,但需求仍未充分挖掘,未来仍有巨大的发展空间。

  前瞻展望:关注金控监管和数据要素管理。我们认为完善监管体系仍是 21年金融科技的主要政策基调,监管将着重强化监管渗透的广度和深度,在细分领域陆续推出监管措施,如:1)强化金控监管。20 年出台的《准入管理规定》和《金控办法》初步搭建了金融控股公司的政策框架,但对于金控公司的资本充足率、并表管理、资产负债管理等细则尚未落地。2021年对金融控股公司的监管可能出台更具体、更细的管理规则,如资本管理规则、并表管理规则、关联交易管理规则等,或将给大型互联网集团带来一定的整改压力和展业约束。2)加强金融科技领域的数据要素管理。目前在数据安全方面存在监管空白,“十四五”规划明确要建立健全数据要素市场规则。结合监管近期的表态,我们认为 21 年可能在数据安全上出台相关细则要求或具体政策管控数据的商业化运营,考虑到海量有效的商业数据积淀是金融科技业务开展的重要支撑,可能给行业带来影响。

  风险提示:1)金融政策监管风险;2)行业竞争加剧;3)宏观经济下行。